三日下午看到聖嚴師父因器官衰竭病逝的新聞,雖然早知他的身體不佳,但年前還看到他在電視上出現開示,原以為他的身體狀況尚可,所以看到師父圓寂的消息有點震驚,現在才知道原來那段新春開示是預錄的。



十年前的暑假,曾在農禪寺打過一次禪七,那剛好是師父最後一次帶大專禪七,每天晚上都會對大家開示,到了第三天,每個人有機會個別和他說幾分鐘話,師父關心地問了一下身體狀況,因為我在去打禪七前一天,剛好因吹太久冷氣感冒,到第二天開始覺得很不舒服,他聽到後立即顯示十分憂心和同情的表情,問我會不會覺得很昏沉。

那樣的關懷幾乎是立即就傳達到我的心底,直到現在我仍記得師父當時臉上的表情。原本只是隨口說說,自己覺得是小病,但沒想到即使是小病,即使是只有七天的緣分,師父仍然當成是至親的人一樣關心,這件事也讓我體會到何謂宗教家的情懷,他的慈悲大到每個初次相見的人都能感受到。也正是因為他對人一視同仁的關懷,所以在他走後,有這麼多人如同失去親人一般的失落。

也許是關心的療癒,也許是吃了道場醫藥處開的藥方,隔天醒來馬上變得神清氣爽,而且原先不是很進入情況的禪坐,也變得非常身心通暢,不但克服腳痛問題,當中升起的喜悅也難以描述。

在那七天,原以為需要克服的睡大通舖一點也不成問題,道場準備的食物更是不知為何的出奇美味。七天很快就結束了,最後皈依儀式結束那一刻,我突然聞到一股濃郁的檀香味,但非常短暫,之後也從未再出現過。

後來因種種因素,很少再回去農禪寺,我很想念那時心靈的平靜。那個暑假,也是我創作最旺盛的一段時間。

師父最後是在回法鼓山的半途中圓寂的。對我個人的體驗而言,這有特別的含意。我只能說,師父以這種方式辭世,以及信徒們對此的詮釋,讓我受到很大的撫慰,也深覺佛法在死亡這件事上的智慧與慈悲,的確是帶領人安然度過的最大力量。

法鼓山聖嚴法師專區:虛空有盡,我願無窮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