於是去了堡壘咖啡館。

雖說菜單多是西班牙、義大利式食物,但在這幢國寶級古蹟建築裡,窗櫺仍然是中式的木格,門上也有著木雕,窗簾的款式雖舊,但是質料很好也很乾淨,裡外兩層一層是絲綢,另一層則是厚重的棉布,用綴著流蘇的米色棉繩牢實地綁著。

坐在窗邊能看見中山堂外的廣場,還看得見陽台的一隅。桌上的燭光搖曳著,餐廳裡放的是輕柔的爵士,有點意外。一邊吃飯一邊說著理想的房屋該有前後院、大露台等,但說的同時也笑了,為了現實考量,人們早已妥協排除所有「非必要」的空間,只留下生活所需的最小空間。

餐館外的走廊非常安靜。擺設著一排明式桌椅,棕紅色的色澤,想起童年的三合院大廳。這棟建築與地點,都不禁令人回想起高三的光復樓,幽暗的長廊,安靜地把妳拉到它的時空下,彷彿妳隨時都能跨坐到窗台外,享受微風的吹拂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