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我一向很少看電視新聞,前陣子因為連戰訪陸,所以看了一些,沒想到剛好發生藝人倪敏然自縊事件,一開始是震驚,接下來則被媒體無孔不入、過渡渲染的報導方式疲勞轟炸,反胃到不想再看到相關新聞。

整個報導大概可以當作最佳負面教材,緋聞八卦加上怪力亂神,被新聞局開罰單、學者批判,卻依然照播不誤,所有急於登上鏡頭的人都忙著爆料,連精神科醫師都不顧職業倫理談論病人的病情與隱私,每天鉅細靡遺地實況播出,外加記者自己的揣測與擅自評斷,演變成一齣血腥煽動的連續劇。而其中最讓人感到不適的,是倪敏然身邊的多數朋友,把箭頭一致朝向事件的第三者,理直氣壯地說「就是因為她不答應!」「男人都喜歡追求女人,但是女人可以拒絕被追」,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,不反省到底是誰鑄下了悲劇。這種價值觀毫不掩飾自己的沙文主義思想,認為男人不但擁有花心的權利,而且女人也該配合:元配應當忍氣吞聲,第三者也不該拒絕做小。

最後,元配願意離婚成全他,他不願意接受,而第三者因此想退出,追二兔者不得一兔,他不能承受這樣的結果而自殺,這是他的選擇,其他朋友要找個替罪羔羊來發洩情緒,不難理解,而且這些朋友大概都曾經或正面臨類似的困境(不論是事業、金錢、感情),更不可能承認這是錯的;但是,為什麼媒體也失去了判斷能力,做出一面倒的報導,紛紛對第三者落井下石?難道夏禕一開始被欺瞞倪已經結婚的事實,她不也是受害人嗎? 憂鬱症的成因之一,就是理想與現實差距過大,當周圍環境充滿錯誤的觀念,社會對男人的出軌過度包容,使得一個六十歲的男人在情感上的成熟度卻只有十六歲,而現實世界不會永遠如他所願,最後夢想幻滅,只有走上絕路一途,傷害自己也傷害別人。

他這些所謂的「好朋友」,那些媒體透露出的父權思維,都讓我不想再看到這則新聞,我可以忍受媒體為了收視率變成弱智,但不能忍受這種因為自身的缺陷而壓迫他人的扭曲價值觀。

我能不能不看?(林常富)
錯在夏禕一人?(彭蕙仙)
誰殺了夏禕?(江世芳)
倪敏然新聞學(Richy)
一個女巫的誕生與馴化(張君玫)
台灣版的「獵殺女巫」(楊子樵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