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eni Karaindrou 來台開音樂會,這在玖玖文化時代未完成的任務,終於由接手的紅色音樂完成。上週六下午和晚上各有一場,事前為了要選哪一場猶豫頗久,因為通常習慣晚上聽音樂會,但是下午是第一場,也就是所謂的「魔鬼場」,不是極好就是極差。考慮到兩場時間相隔很近,而且可能簽名時間會花掉不少,相較之下晚場受影響的機率可能較大,第一場應該也是樂手精神比較充沛的時候,所以最後決定選擇下午場。開場看見兩台鋼琴在舞台上,以為會有雙鋼琴合奏的樂段,結果並沒有,Eleni 只在鋼琴獨奏或主奏的時候出手,大多數時候都只是靜靜坐在一旁(所以一開始有點驚訝她的鋼琴位置不是放在指揮旁邊),鋼琴作為伴奏角色時,便由 NSO 交響樂團的鋼琴手擔任。不過,即使在那極少的片段,我們也能聽見 Eleni 那近乎詩人般的觸鍵方式,充滿了冥想空間。

樂團編制以弦樂為主,管樂各部幾乎都只有一名樂手。隨 Eleni 來台的老搭擋有雙簧管、手風琴、曼陀林,雙簧管坐在正面第一排的位子,手風琴則坐銅管前面,曼陀林坐在打擊樂前。這應該算是失策,因為這幾位演奏者似乎不習慣大音樂廳的音響效果,再加上這幾樣樂器的音量本來就偏小(特別是曼陀林,現場幾乎要很努力才能聽見聲音),坐在樂團偏後的位置聲音較遠,以致於不能出現錄音室空間中,對這幾樣樂器的突顯效果。

除了這幾位演奏者,大提琴、單簧管、法國號也有極吃重而精彩的演出,管樂部只有首席出場的作法,反而可以彌補國內交響樂團管樂程度參差不齊的缺點。

音樂會全場九十分鐘,以最輕快熱鬧的 Valse 作為分隔,等 The Weeping Meadow 主題再次出現時,剎那間有種「回到開始」的幻覺(我進入了時空隧道嗎?)結束時也在一種留下無限空間的氣氛下完結,安可曲則是 Valse,讓台上所有的聲部都能參與。(仍然很難聽見豎琴的聲音)

出門時有點匆促,忘了帶 CD 出來,於是在現場買了一張,由於是都已經有的唱片,考慮後選擇《尤里希斯生命之旅》,想說總有一天中提琴家 Kim Kashkashian 應該會來吧,等下次再拿這張給她簽名。


時間:2005年10月29日
地點:國家音樂廳
演出者:指揮/簡文彬
鋼琴/艾蓮妮‧卡蘭德若(Eleni Karaindrou)
雙簧管/凡吉里斯‧克里斯多普洛斯(Vangelis Christopoulos)
手風琴/康士坦丁洛斯‧萊普丁斯(Konstantinos Raptis)
曼陀林/阿里斯多泰利斯‧迪米特利亞迪斯(Aristotelis Dimitriadis)
樂團:國家交響樂團

相關網站:
Eleni Karaindrou

相關文章:
繆斯台北行
記20051029之Eleni Karaindrou音樂會
霧中風景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