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能是因為《達文西密碼》與《猶大福音》出土的熱潮,國家地理頻道這星期順勢推出「聖經傳說週」,每天晚上九點都有一部相關影片,探索長期以來罕為人知的秘密。

昨天看了〈耶穌的對手〉,說在耶穌的時代,有很多人都能行神蹟、治病、驅魔,甚至死而復生,其中一位提亞納的阿波羅尼奧斯,從生平經歷到宣揚愛與和平的思想都跟耶穌如出一轍,在當時的信徒人數與受愛戴的程度也跟耶穌不相上下,可是如今名氣卻完全不能相提並論,電視旁白說原因「可能是他的行銷手法不佳」——這句話應該會觸怒許多基督徒,但我看到時卻忍不住笑了出來,而且是苦笑,因為任何與商業機制操作有過接觸的人,都會瞭解行銷的威力有多麼大。撇開影片中探索耶穌成為救世主、基督教興起的主幹,我的疑惑是,為什麼當時有那麼多能夠行神蹟、治病驅魔的人,而現在卻很少見?後者應該是與醫學、科學的興起有關,因為現代醫學理論基本上建立在去除症狀,和另類療法或中醫強調自體痊癒很不相同,所以才會產生像類固醇這樣的藥,只能壓抑症狀卻不能真正治病,如果連症狀都壓抑不了,像是癌細胞、壞死組織,就要割除。

但即使是在現代,我也知道不少不需要藉助任何醫藥或工具,只需要一雙手,甚至不用接觸病人就能治病的例子,小則感冒、大則癌症,這樣的人在當時可能會被當成救世主,在現代卻沒有合法地位,只被當成現代醫學束手無策時的最後求助方法。

在電影《驅魔》裡面,傳喚的證人中有一位是人類學家,驅魔儀式是她研究的主題之一,她強調醫學的抗癲癇藥會使驅魔儀式失效,因為藥物使患者處於催眠狀態,壓抑了她的精神活動,於是驅魔的效力在她身上無法起作用。當然,這是這位人類學家的學說假設,是否真實還有待驗證。

至於神蹟的形式,也可以用《驅魔》做為例子。女律師 Erin Bruner 有一天走在大雪紛飛的路上,看見路上有一條金鍊,半掩在雪裡。她拾起一看,上面居然刻了她的名字縮寫「ECB」,她的 middle name 是 "Christian",平常別人不會提到這個名字。對無神論者的她而言,這就是個奇蹟,因為在那種狀況下撿到自己名字縮寫的金鍊,機率實在太小,何況以她的個性,我猜她平常走路是不會看地上的。對她而言,在她面前表演放光或飛行大概只會讓她嗤之以鼻,遠不如這種形式更能讓她相信神蹟的存在。因為這個啟示讓她記起自己的名字,瞭解自己具有神性。這是個符合現代人啟示的神蹟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