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台北電影節的緣故,前陣子常去中山堂,那個高中時代常被租來當作電影欣賞或校慶晚會場地的地方。

不知道是不是翻修過,雖然建築還是跟以前一樣有舊時代的氣息,但是卻跟高中時對它留下的印象不太一樣。地毯鋪得很厚,二樓堡壘咖啡館現在則常舉辦藝文座談會,空間看起來很舒適,本來想用餐,但可惜每次去的時間都不是用餐時間。另外在中山堂聽了一場音樂會,安寧等三重奏,這裡不太像音樂廳,反而有些官邸表演的感覺。上半場第一場曲子第一樂章演奏時,媒體記者居然現場攝影,第一樂章結束,整首曲子尚未演奏完,他們更大搖大擺離開現場,導致幾位聽眾跟著慢吞吞離場,非常沒有禮貌。

這幾年幾乎都只在國家音樂廳聽音樂會,比較之下,中山堂氣氛的確輕鬆很多,不過即使再輕鬆也不該失去對演奏者的尊重,否則不如在家聽唱片來得自在。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