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週六的音樂會,一開場特菲爾就隨口唱著"Singing in the rain, singing in Taipei",相信到現場的聽眾很難不被特菲爾逗笑,也見識了這位世界首屈一指低音男中音的魅力。全場排出舒曼、舒伯特、托斯第、布瑞頓、奎爾特等人的藝術歌曲,再加上威爾斯傳統民謠,少了歌劇中男高音聲嘶力竭的激昂,卻多了些悠遊自在與輕鬆幽默。

特菲爾不只唱歌,全場也穿插說些風趣的解說,例如「英文歌曲最難演唱,因為大家都聽得懂」等等。二樓前排有些來自威爾斯的朋友,當他演唱威爾斯民謠後,他們舉起威爾斯國旗,他則笑稱「多麼小的旗子」,引起全場的笑聲與掌聲。
瑞典鋼琴家Anders Kilstrom在演奏托斯第的樂曲前,特別跟聽眾說明這位作曲家的音樂十分詩意,跟蕭邦的音樂很像,並且現場彈奏示範。他跟特菲爾可說默契十足,甚至在安可曲中還「獻聲」大吼一聲,可見兩人感情頗佳,畢竟願意犧牲形象在聽眾前大吼的鋼琴家應該寥寥可數。

特菲爾演唱的整場曲目當中,我最喜歡的是舒曼的「兩個砲彈手」,以及布瑞頓改編的英國民謠"The foggy, foggy Dew"(樂譜)。前者特菲爾表現出這場音樂會中最強烈的戲劇性,後者他則用一種近乎戲謔的方式來詮釋,聽他提高八度唱"she damn'd near died"時,令人不禁莞爾,但最後結尾卻又有種動人的傷感。

也許是被維也納愛樂吸走票房,當晚空位非常多,實在可惜,因為這位低音男中音為了多陪家人,以後可能不會常開演唱會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