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lvedere照片整理好,可以來寫遊記了。

抵達維也納時是早上五點多,本來預設早晚溫差大的歐洲,清晨應該會有點寒意,所以身上還披了件外套,但一下飛機就立刻脫了下來,進了計程車更覺得十分悶熱。接下來幾天,大概都是像這張照片那樣萬里無雲的好天氣,而且,非常熱。
在 維也納和薩爾茲堡的八天裡,外套和長袖襯衫完全派不上用場,說比台灣還熱也不為過,因為中歐天氣非常乾燥,而且房子多半沒有空調系統,尤其是名勝古蹟之類的老建築物、博物館、音樂廳,根本無法裝設空調。這次住的幾家旅館也都是只看得到暖氣卻沒有冷氣,歐洲夏天通常只熱個幾天又變涼,像今年連續這麼多天持續炎熱算很少見,即使是降雨機率排名全世界第六名的薩爾茲堡,也是好天氣沒有下雨。

除了沒有冷氣,氣候乾燥也是讓人覺得炙熱的原因,我在台灣沒有使用護唇膏和護手霜的習慣,在那邊就嚐到苦果,第三天嘴角就裂了,之後到了布拉格,手背、脖子都過敏起紅疹,這可能是因為皮膚和數位相機的腕帶、頸鍊摩擦的結果,可是太過乾燥也可能是原因之一,難怪歐洲的護唇膏和護手霜等保養品那麼好賣。平常不 太需要喝水的我,到了那裡也不停猛灌水,在前幾天喉嚨一直處在很乾燥的狀態,難怪說一天要喝八大杯水。還好奧地利、捷克的水都是打開水龍頭就能喝,否則到處找水也是個麻煩。

這樣乾燥炎熱的天氣一直到了布拉格才稍微好一點,但還是很熱,在克倫洛夫以及布拉格最後一天卻一下子降到十幾度。由於以為天氣應該不會變化太多,所以秋天外套以及長袖衣服都留在維也納的朋友家,在克倫洛夫那晚看空中劇院的歌劇時,把所有衣服都套在身上還是冷得直發抖,在戶外撐著看完兩個半小時,隔天就下起了傾盆大雨。我猜當晚氣溫在攝氏十五度以下,因為隔天回到布拉格,晚上只有十八度,位於山區的克倫洛夫城堡應該更冷才對。

最後一晚回維也納,氣溫和布拉格差不多,但穿上薄毛衣就好很多。今年歐洲熱浪熱死不少人,戶內沒有冷氣應該是主因,不過也可以理解,如果一年只熱個幾天,的確不會想要裝冷氣。只是年輕人白天還可以走出家裡去有空調的咖啡館、餐廳,而行動不便又沒人照顧的老年人就很可憐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