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夜宴》,麥田出版。
上 週電影《夜宴》首映,片中主角章子怡、葛優、周迅、吳彥祖都來台宣傳,非常熱鬧。電影美術由葉錦添執掌,武術指導是袁和平,配樂請來國際知名的作曲家譚 盾,鋼琴獨奏是在歐美當紅的青年鋼琴家郎朗;因此影像漂亮、武術動作流暢、音樂磅?沒話說,但加在一起卻還是不對勁,最大的問題出在劇本。

劇本改編自盛和煜、錢鈺的同名小說《夜宴》, 兩位作者都是大陸知名的劇作家。之前沒看過他們其他作品,但就這本書的語言文字來看,中文西化的情形非常嚴重,放在中國古代宮廷的時代背景,感覺非常彆 扭,當電影放映時,對白更讓人有很多忍俊不住的時刻,例如:「請不要把這罪惡的稱呼加在我頭上!」「哥哥!……是你的靈魂,在冥冥之中,保佑著你的兒子, 要他用我的血來恢復你的光榮?如果是這樣,哥哥,我把尊嚴還給你!」完全是外文中譯的語法,讓人不知道是在看中國古裝劇還是現代話劇?是看古代小說還是網 路文學或羅曼史小說?

《夜宴》小說結構與主要人物改編自莎士比亞的戲劇《哈姆雷特》,一齣中國版的王子復仇記,從王子離家在外接到皇 帝駕崩的消息開始,到最後為父皇復仇、自己中毒身亡為止。起承轉合都很穩,這解決了小說主要的枝幹問題。但是小說畢竟是文學,語言文字是主要要素,在描述 情節、劇情發展、人物對話時,都必須切合人物、時代、場景、事件,才會讓人覺得流暢自然,對於劇情也能有合理推動的效果。我們看莎士比亞的戲劇時,每個人 物的對白都切合他的身份、年齡、性格,所有的一切都在對話中展開,在對話裡認識到那些人物的性格,甚至因此推測劇情的發展。

青女的單 純痴情、婉皇后的複雜算計,暗示了她們的悲劇,但是《夜宴》對另外兩位男主角的刻畫顯然不夠。跟《哈姆雷特》相較起來,太子無鸞只表現出莽撞的一面,而哈 姆雷特雖然優柔寡斷,卻也有深沈的一面;厲帝大概是所有角色中最不可解的,最後服毒自盡,沒有足夠的說服力,只顯示出作者過度浪漫的想像。

一部耗資巨大的電影能夠集結這麼多優秀演員、傑出的幕後人員,卻在劇本語言上有這麼大的敗筆,實在可惜。台灣和香港都有很豐富的古裝劇拍攝經驗,語言也自然得多。如果導演能將小說另找他人潤筆,相信這齣電影會有更好的成果。

說到最後,又開始想把《哈姆雷特》重看一次,即使後人不斷改編、形式不斷推陳出新,偉大的作品卻依然歷久彌新,難掩光彩。


莎士比亞,圖片來源:Wikipedia。


相關連結:


本文出處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