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多月前,台灣著名資深樂評家曹永坤因肝癌併發心臟衰竭去世,享年79歲,除了感嘆樂評界失去一位重量級人物,也想起了一段往事。

三年多前,因緣際會認識了台灣樂評前輩曹永坤,當時他的堂弟曹永洋,也就是志文出版社總編輯,說服他出一本回憶錄,由於曹永坤當時眼睛已動過白內障手術,視力退化,無法親自執筆,於是透過人輾轉找到了我,希望能由他口述,而我記錄整理下來出書。
記 得那天傍晚去曹永坤位在天母的別墅,進門一樓就是他的唱片收藏室與視聽室,四面牆壁直到天花板都是唱片,光是LP唱片收藏就有兩萬多張,曹先生說他到了晚 年,最喜歡的是聲樂,認為所有樂器都比不上人聲感動人心,尤其是宗教音樂。前方地上擺著大大的落地式喇叭,音響據傳聞是千萬音響,還有一間錄音室、錄音器 材,曹永坤說這間視聽室也常找朋友們來看電影,看完之後會一起討論。

為了瞭解曹先生的生活,也收到「曹府音樂會」的邀請前往聆賞。他時常在家中舉行小型演奏會,請來國際知名的音樂家到府上表演,包括傅聰、林昭亮等人都曾出 現在他的家庭音樂會上。當天是鋼琴家陳宏寬演出貝多芬早期奏鳴曲,算是音樂會不常出現的曲目。曹永坤家中有兩架名牌鋼琴,分別是史坦威與 FAZIOLI, 陳宏寬正是 FAZIOLI 的愛好者,那天也第一次領教了這台義大利名琴的美妙音色。雖然「曹府音樂會」請來的都是一流音樂家,但卻不搞上流社會的派頭,聽眾都很隨意不拘謹,中場休 息甚至可以看見穿著睡衣的小孩跑來跑去打打鬧鬧,完全就像在任何一個家庭可看見的朋友聚會。

FAZIOLI全球年產量只有一百台,手工製造,一台至少台幣四、五百萬元,兩千年的紅色千禧琴光是鋼琴面板的繪畫就花了兩年才完成,價值超過千萬,這台琴由台灣 FAZIOLI 代理商購得。史坦威雖然是全世界音樂廳使用最多的鋼琴,但是在頂級鋼琴排名上,卻還落在FAZIOLI之後。曹永坤逝世後,依照他的遺囑將FAZIOLI捐給兩廳院,讓鋼琴家繼續發揮它的優異之處,未來國內樂迷也許就有機會在國家音樂廳聽見這架鋼琴的聲音。

曹永坤出身士林望族,和他兄長曹永和一 樣從小博覽群書,少年時代就讀了許多日文文史書籍。曹永和是中研院院士,專長是台灣史與海洋發展史,學歷只有中學畢業,卻精通中文、日文、英文、荷蘭文、 德文、拉丁文,可說是自學而成的典範。曹永坤大學學經濟,之後從事金融業位居高職,但仍保持著對人文、藝術的愛好,在音樂方面的深厚造詣自是不用多說,而 他對於台灣歷史也有極深的情感與知識,談到這部分就天馬行空、滔滔不絕。另外,他常到世界各地聆聽音樂會,羨煞許多人;這些都是他生活的真實體驗,不論是 談音樂家、樂曲、台灣歷史、國外見聞,都如同信手拈來,毫不費力。他謙稱自己不夠資格寫回憶錄,該是像他哥哥一樣的人才有資格寫,如果真要寫,他希望能寫 出像彼得‧克拉克的《旁觀者》一樣的回憶錄,因為他認為自己只是個旁觀者,希望忠實記錄下自己所看見的一切。

這本回憶錄,後來因故沒有進行。原因也許是如曹先生所謙稱的不夠資格寫回憶錄,但是,如果他沒有,又有誰有資格呢?一雙記錄從日據時代到台灣光復、戒嚴、 解嚴的眼睛,一雙過人的聽音辨色的耳朵,更重要的是一顆謙虛寬容的心。雖然只見過曹先生幾面,但感覺得出那始終謙和的態度不是裝出來的。他不仗恃自己的金 錢、權力、知識,重視生活中美好的一面,並努力傳達出這份美好,讓別人也能同樣享受到。

回憶錄已經跟著曹先生到另一個世界,那麼,謹以三年前的回憶,紀念我所認識的曹永坤先生。


相關連結:

心與浮雲閒 紀念曹永坤先生
曹府音樂會 餘音留人間
自學典範:台灣史研究先驅曹永和

本文出處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