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日本被尊稱為國民作家的宮部美幸,以往在台灣以推理小說最為著名,她出道至今不滿二十年,卻已經出版四十三部作品,產量不但質精而多,拿遍日本文學大獎,更連續八屆榮獲《達文西》雜誌讀者票選最受喜愛女作家第一名的殊榮,是《達文西》史上絕無僅有的紀錄,叫好又叫座,繼松本清張、司馬遼太郎、赤川次郎之後成為最受歡迎的大眾文學大家。
宮部的作品種類廣泛,有長短篇小說、繪本、隨筆、對談集等等,而她嘗試各種領域的小說,可區分為推理小說、時代小說、奇幻小說三大類。近期獨步文化出版的兩本宮部新書:《幻色江戶曆》、《本所深川詭怪傳說》,就是結合了犯罪、推理、誌怪的時代小說,讓台灣讀者終於有機會一睹宮部的時代小說魅力。

時代小說在日本是與現代小說和推理小說鼎足而立的三大大眾文學,以明治維新之前為時代背景,其中依題材、主題、人物等又可細分為市井、人情、股旅、劍豪、歷史、忍法、補物等小說,而補物小說因為融合推理,又稱為時代推理小說,宮部美幸的時代小說創作也以此為主,結合謎團推理與江戶的人情風物,構成特殊風格的作品。

近年來,宮部美幸甚少出版推理小說,而以時代小說與奇幻小說居多,因為她說現在社會上充滿「無動機、隨性惡意、突發暴力」的犯罪,和傳統推理小說以動機為切入點有很大的不同,於是她反而回頭去寫明治之前的人情、風物,期望重塑時代氛圍。宮部在撰寫時代小說時,非常注重遣詞用字,不讓小說中出現現代用語,甚至寫作時還會播放「鬼平犯科帳」的主題曲營造氣氛。而她對於人物外在動作、環境不厭其煩的敘述口吻,其實也正好是對於江戶時代恰當的書寫風格,讓讀者藉由她的文字,宛如親眼目睹當時的人物景致,可以說她的時代小說寫得比現代小說還更為精彩。

宮部美幸的時代小說以看似平凡的小人物為主角,下筆溫暖又帶著江戶時代特有的人情味與哀愁,對日本人而言是既親切又遙遠的記憶。《幻色江戶曆》收集了十二篇連作短篇小說,以江戶十二個月的風物詩為題,構成結合犯罪與詭怪的十二篇故事,每一篇都有當月的獨有風情。《本所深川詭怪傳說》則收集七篇連作短篇小說,榮獲第十三屆英川吉治文學新人獎,靈感來自江戶的平民住宅區本所、深川流傳的七件不可思議事象,宮部以這七件事象為題材,構成七篇補物小說。書中破案的補物是茂七,不過他不是主角,而是各篇出現的少女或少婦,是以人情取勝的補物小說。在〈不滅的明燈〉中甚至只有謎團而無犯罪,整篇透露著宮部一貫的溫暖纖細。

以人情、風物取勝的宮部時代小說,和她的推理小說一樣,注重人際關係、人物心理描繪更勝於犯罪與推理的鋪陳,關於案情描述與辦案過程的描寫並不多,但透過她細膩的描寫與想像,卻敏銳地捕捉到人與人之前的情感傳遞與交流,重現小說中當時人物的生活與情感,喚起現代人對久遠時代的記憶,這是宮部美幸的時代小說最為迷人之處。

(寫給獨步文化的新聞稿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