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借了奇士勞斯基的兩部早期電影《電影狂》和《情路長短調》回來看,可能是因為譯名的關係,《情路長短調》看到一半才發現這是由〈十誡〉系列中的〈愛情影片〉擴展成的長片,而且我以前在影展就看過了。

雖然是第二次看,但結局已經忘掉了,等到最後一幕出現時,忍不住跟第一次看時一樣眼眶泛淚,這一幕是奇士勞斯基電影的基本理念,他總是相信冥冥中人的命運都是相連的,會有不知名的人在暗中默默關心著我們,溫柔地伸出手撫慰我們。在每個孤單、悲傷的時刻,這樣的安慰與溫暖,從來沒缺席過。
雖然是將近二十年前的電影,但看完後得到很大的滿足。不只是劇情最後的峰迴路轉——其實在〈愛情影片〉中結尾是男孩醒來就拒絕了女主角,象徵愛情的幻滅與成長,但《情路長短調》卻留下開放式結局,讓觀眾有更多的想像——電影配樂用很簡單的吉他撥弦和鋼琴獨奏,也很能襯托氣氛,將人帶進一個安靜而悠長的空間。

現在的電影很難讓人感受到這點。也許能看見一些天才躍動的火花,卻總是還不足以讓你覺得滿足、想要長長地停留在那個空間。這種狀況,不只是電影,也出現在小說。(恐怕更為明顯)

幸好以前的好創作還是很多,只是有時不免感到寂寞。


***
One Night in One City今年台北電影節看了《捷克驚魂夜》,荒誕恐怖又幽默的捷克動畫,非常好看。最喜歡「樹人」那段,樹人每天迎接小鳥在他頭上築巢,他還有個好朋友魚人。有天他看見雜誌裡的吉他照片,想像自己是樂器,量身寫下自己的身材尺寸寄信出去(給樂器公司?),然後打開窗戶看星空,和著天籟彈奏樂音,真的好美。還有枯葉落盡時,等待成熟的果實掉落(原來是顆蘋果樹),捧著果實到親人的墓前致意;聖誕節打扮成聖誕樹,和魚人好友一起慶祝……其他段比較驚悚一點,尤其是推小狗進焚化爐那段,真的讓人很緊張。

「樹人」的樂器,讓我想到另一部捷克電影《甜蜜的永遠》片頭插曲,很可愛的一首歌曲:

妳怎能如此殘忍
待我似鐵石心腸

為妳,我偷了我爸的薪水
買下那把吉他
曲子雖未完成
但我知道要為妳彈什麼

當它還是一株楓樹時
只有風彈奏它
我擔心它能否承受
我心中熊熊的愛火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