暌違四個月的早餐。

曾有一段時間對早餐極其嚮往,想像在晨光中吃著熱騰騰的早餐,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。

今年二、三月的時候,作息難得地正常,每天約六、七點起床,醒來就等著吃燒餅油條、豆漿,有時候則是蛋餅或飯糰。這樣的日子過了一、兩個月就膩了,竟開始對早餐感到噁心。食物是熱騰騰的,陽光也沒少,但是一旦變成按表操課的事情後,閒情逸致也消失了。尤其後來睡眠不足,面對食物時頭腦還是昏沈的,甚至拿著早餐的手都虛弱地快發抖。心裡不由想著:為什麼有人可以一大早就吃進一堆東西啊。

然後確認自己食慾不振的原因來自於焦慮與壓力,只要心裡有任何擔憂的事,食物就一點也引不起我的興致。以這樣的體質,要發胖是很難了。

前幾天有朋友建議我早上去公園跟老人們學太極,健康還在其次,我比較希望卸下心中的大石塊。只是這運動實在太像退休後的生活,我也不看好自己能每天早起。

吃早餐很美好,老實說只有在紐約皇后區某家窗明几淨的餐廳裡有過那種感覺。日常生活的早餐,偶一為之不錯,但現在想來應該說根本不合適,平穩幸福的生活距離我太遙遠。就像 New Age 音樂,乍聽之下甜美順耳,多聽幾次則甜膩噁心。貝多芬與凱文柯恩,我還是寧願選擇前者,雖然前者也不適合生活,但至少不會讓人麻木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