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面對抄襲的指控,把東方的作品引介到西方,或把西方的引介至東方,我總是會這樣想:如果夢的宇宙,也就是我們稱做世界的地方,是一間房子,而我們像夢遊者,無意識地來到這兒,文學就好比是房中牆上的鐘,是我們試圖要去習慣依循的,那麼:

 1.傻子才會說,在夢境房裡滴答響著的鐘,顯示的時間有些是正確的,有些是錯的。
 2.也是傻子才會說,有些鐘快了五小時,因為,依照同樣的邏輯,它們也可以是慢了七個鐘頭。
 3.如果有些鐘顯示9:35,稍後另個鐘也顯示9:35,也只有傻子才會說,第二個鐘模仿第一個。

——奧罕‧帕慕克(Orhan Pamuk,1952.06.07-)

這段話好用,記下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