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leming去聽音樂會之前對於經紀公司打出「全球首席女高音」這個稱號頗為疑惑,因為女高音有戲劇女高音(dramatic soprano)、抒情女高音(lyric soprano)、花腔女高音(coloratura soprano)之分,很少有人這三種都能唱得很好,弗萊明(Renée Fleming)的音色和音域屬於抒情女高音,雖然抒情女高音在歌劇中常常是主角,但即使以抒情女高音這個領域來看,稱得上頂尖的也不會只有一兩個。我想經紀公司可能是把 "one of the world's leading lyric sopranos" 直接翻成「全球首席女高音」,雖然在中文翻譯語法上盡量不要翻出「之一」比較好,但這樣卻很容易造成誤解。不過如果以知名度而論的話,在當今女高音中,弗萊明的確是知名度最高的,她不但是歌劇界巨星,也是廣告、時尚界的明星,還被 People 雜誌選為全世界最搶眼的 25 位名人之一,是許多設計師的最愛。
弗萊明出道很晚,首次公演她已經 29 歲了,但隨即以勢如破竹之勢席捲樂壇,成為各大歌劇院競相邀約的藝人,被視為新生代最看好的女高音。將近 20 年過去,她的聲音和相貌仍然保持得很好,總是保持甜美微笑,實在看不出再過兩年她就要滿 50 歲。

fleming當天的演唱,原本很期待的理察史特勞斯《最後四首歌》並不如預期的好,她在 1996 年的唱片錄音要比當天的現場演出好很多。(弗萊明的唱片多由 Decca 發行,但這張唱片卻是 BMG 發行)樂團要負很大的責任,因為音量控制不住,太過大聲壓過演唱者,使得弗萊明表現不出極弱音,因此對比出不來。看到長榮樂團的介紹是「團結有紀律、年輕有活力」(專業那句可以省略,既然不是業餘樂團當然得專業),比起國內樂團,他們的確算整齊很多,也改掉銅管尖銳粗糙的毛病;很有活力,可是整體還是不夠細膩,衝勁有餘、柔和不足,指揮和樂團都很用力,但老實說聽眾感受不到樂團到底在 high 什麼,沒有傳達出他們想表達的,更糟的是還壓過主角的聲音。雖然最後弗萊明特別感謝指揮和樂團,但這只能說她人太好了。

相對於比較溫和的藝術歌曲,下半場的歌劇詠歎調,在大型音樂會更容易發揮,弗萊明在那三首詠歎調中展現了她的功力,證明她的名聲不是浪得虛名。羅西尼的〈優美的光在誘惑〉是高難度歌曲,另外兩首普契尼的曲子也是很動聽的曲目,現場和唱片錄音的唱法就是不一樣,更加炫技、戲劇性。

安可曲共有四首,連上半場一首、加上下半場三首,算是大放送,即使如此,卻總有種沒聽飽的感覺,因為這既不是整場藝術歌曲,而三首詠歎調也真的太少了啊!而且下半場的安可曲前兩首是 "Summertime" 和 "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",我沒聽過她唱其他爵士或流行歌曲,但說實話她不太適合唱這兩首歌,還不如多唱幾首詠歎調,聽眾會更開心。

最後一首安可是她擅長的理查史特勞斯,非常美的 "Morgen"(明日)。這首藝術歌曲中的精品,是許多女高音的音樂會保留曲目,全曲 43 小節,伴奏就佔了 20 小節,小提琴和豎琴的伴奏極美。歌詞描述一對不受祝福的戀人,相約殉情投海,在哀傷中透露著幸福與安詳,讓人彷彿看見他們充滿愛意凝視彼此,攜手漫步在另一個世界的海灘上。


時間:2007年3月24日(六) 晚間 7:30 台北國家音樂廳
樂團:長榮交響樂團 指揮:王雅蕙
曲目:
理察.史特勞斯:《唐璜》交響詩
Richard Strauss:《Don Juan》Poem for Orchestra
理察.史特勞斯:最後四首歌
Richard Strauss: Four Last Songs
(春 Frühling / 九月 September / 臨睡之前 Beim Schlafengehen / 黃昏 Im Abendrot)
莫札特:《後宮誘逃》序曲
Mozart: 《Die Entführung aus dem Serail》Overture
羅西尼:優美的光在誘惑,選自《塞蜜拉米德》
Rossini: Bel raggio Lusinghier, from 《Semiramide》
比才:《哈巴奈拉舞曲》
Bizet: Habanera, from 《Carmen》
柴可夫斯基:幻想序曲《羅密歐與茱麗葉》
Tchaikovsky: 《Romeo and Juliet》 Fantasy Overture
普契尼:親愛的爸爸,選自《強尼,史基基》
Puccini: O mio babbino caro, from 《Gianni Schicci》
普契尼:為了藝術為了愛,選自《托斯卡》
Puccini: Vissi d'arte, from 《Tosca》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