部落格太久沒更新,距離今年四月去東京聽音樂會已經過了四個月,趁著還沒忘光之前趕快補上一筆。

原本打算今年去京都看櫻花,但後來朋友說四月東京有一場 Patricia Petibon 的獨唱會,我應該會有興趣。的確,自從前年在薩爾茲堡音樂節,聽了一場「藝術歌曲之夜」,Petibon 在其中唱了一首莫札特的音樂會詠歎調〈噢,神啊,我有話對你說〉(Vorrei Spiegarvi, o Dio! - Aria for Soprano and Orchestra KV 418),當她穿著一襲白衣從舞台左方緩緩出現,慢慢地一面走一面唱出這段旋律時,只能用「驚為天人」來形容,那場景和音樂,都不像是在這個世界會發生的。

回來後找了幾張她的CD來聽,才發現這位法國花腔女高音很有搞怪的本事,跟薩爾茲堡那場音樂會的印象完全不同,一張〈法國輕歌劇詠歎調集〉(French Touch),充分展現了她的高超技巧與各種搞怪唱腔。YouTube 上面的錄影,更可看出她現場表演的百般逗趣,是少見的活潑女高音。不過,如果以為她是搞笑女高音那可就大錯特錯了,正如上面所說的,她正經唱的時候,也會讓你感動得認為「此曲應只天上有」。而且,Petibon 的專長領域其實是在巴洛克聲樂,特別是法國巴洛克歌劇,能夠把距離現在如此久遠的音樂,表演得如此生動,真的很不容易。

Petibon 四月在東京開了兩場獨唱會,分別是10日和12日在銀座王子廳和新宿東京歌劇城音樂廳(Tokyo Opera City Hall)。王子廳是日本王子企業建造的小型音樂廳,只能容納三百人左右,票價相對較高,但和音樂家可以有近距離接觸;東京歌劇城大廈算是新建築,開放至今不過12年,是西新宿的地標之一,也是看東京夜景的好地方,離東京都廳不遠,總共有54層樓,裡面有三個音樂廳,這場音樂會是位於三樓的最大廳 Concert Hall,有將近1700個座位。兩場音樂廳的音響效果都非常好,最後選了東京歌劇城那場,因為座位較多,到現場再買也應該還買得到票。


4月12日搭飛機到東京,音樂會六點開始,到旅館放下行李後,便匆忙趕往東京歌劇城。進了音樂廳後,發現廳內的椅子、牆壁幾乎都是木造的,設計得非常漂亮,場內音色相當明亮溫暖,Petibon 的音量在這裡聽起來很大。演奏者在這樣的音樂廳裡,聽見自己的聲音想必會很開心。舞台上方的牆壁可以透光,建築設計的靈感可能是來自教堂,因為長方形的空間、舞台上方三角形的造型和透光設計、木椅等等,都讓我聯想到教堂。

Petibon 獨唱會排出從巴洛克時期到現代作曲家的歌曲,包括 Hahn、Copland、Barber、Poulenc、Mozart、Falla、Satie、Aboulker 等等,有不少是第一次聽到,但是 Petibon 都能用各種方式讓你輕易接受,每首歌曲她都設計不少橋段,出動各種道具,甚至請鋼琴家幫忙,請他槍殺了一位工作人員,而 Petibon 居然拿出掃把開始掃那位躺在地上的人,非常詼諧逗趣;唱 Aboulker 的 Je t'aime 時,則和鋼琴家表演爭風吃醋的戲碼,還秀出日本知名歌手德永英明的海報,不斷高唱 Je t'aime,把氣氛炒到最高點。

安可曲也不含糊,大方奉送六首,其中還有日本民謠〈櫻花〉,即使是安可曲,Petibon 仍然精心策劃,在黯淡的燈光下拿著紙傘唱〈櫻花〉,別有一番韻味。總之是一場讓人印象深刻的演出,這時就很羨慕日本人,藝術經紀公司超有眼光,總是能請到當今樂壇最有潛力或在極盛期的年輕音樂家,而不是實力衰退、垂垂老矣的大師。而且日本各地音樂廳很多,光是東京,喊得出名字的就有六座音樂廳,外國演奏家在東京就可以排出一星期的演出,也不用長途奔波,難怪音樂家都很喜歡到日本。

相對來說,台灣比較好的演出地點幾乎只有國家音樂廳,台北也是藝文人口最多的地方,即使音樂家願意到其他城市演出,經紀公司也害怕票房不夠而賠錢,而搭乘飛機到一個國家卻只能演出一場,對音樂家來說是很不划算的。於是,看到許多音樂家過境日本、韓國、大陸,卻略過台灣,只能用捶心肝來形容。像 Gidon Kremer 九月在日本有演出,柯茲娜 11 月到日本巡迴表演,男高音 Bostridge 也到了日本,安斯涅 11 月甚至在東京排出一星期四場的演奏會,包括獨奏和協奏曲(台灣只有一場獨奏),拉圖率領柏林愛樂在山多利音樂廳演出三場;而帕胡德 11 月在小小的王子廳也有三場演出,包括獨奏和室內樂,獨奏也就算了,室內樂居然是和 Harmonia Mundi 旗下的大提琴家 Jean-Guihen Queyras 以及鋼琴家 Alexandre Tharaud 一起演出!(這兩位也分別舉行獨奏會)不用說,這三場當然全賣光了。以上,除了安斯涅與 Tharaud 會到台灣,其他全部缺席。(這意味著更有理由去日本玩?)

這次的東京之行,讓我見識到東京除了發展到極致的物質主義,在精神文化方面的注重也同樣令人瞠目結舌。近年來一幢又一幢崛起的地標建築、複合式大廈、博物館、驚人的表參道名牌旗艦店排排站、全世界密度最高的米其林餐廳,所有事情到了東京似乎非得發展到極致不可,讓這個城市宛如有生命的有機體,不斷長出新的東西。每次看著東京街景,總有一種到了未來科幻世界的奇妙感,讓人想一去再去,而且似乎每次去都能發現新的驚喜。

最後,來看看 Petibon 與黑蜘蛛的演出吧 :




東京音樂廳:

山多利音樂廳
東京歌劇城音樂廳
王子音樂廳
東京藝術劇場
東京文化會館
NHK音樂廳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