趁著二輪片還沒下檔,溜進電影院看兩部「蝴蝶」,一部是溫馨法國電影小品,一部則是有點科幻驚悚的《蝴蝶效應》。

法國片「蝴蝶」題材不錯,但可惜拍得陳腔濫調,毫無預期外的驚喜,反倒是看起來很好萊塢的《蝴蝶效應》,比想像中好看。一開始變換速度極快的節奏,不太讓人適應,但如果當成是要營造特別的氣氛,在這部片裡也說得過去。用《蝴蝶效應》這個片名是說明微小的事件,可能發生嚴重的後果,於是主角不斷修改過去的回憶,但每一次都造成另一種傷害。這樣的想法讓我在看電影時,不斷想到《蝴蝶效應》,不同的是《蝴蝶效應》有個完美的happy ending,但是《蝴蝶效應》最後卻只留下無奈與惆悵。後者較接近現實人生,但前者也不能說是過於樂觀,因為大家都知道現實人生不可能盡如人意,又何妨在電影中讓夢想成真呢?
要質疑的一點是,《蝴蝶效應》的預設是環境與事件能夠決定一個人的人格,被虐長大的湯米變成變態,但在另一個時空下卻變成虔誠的基督徒、有為青年。這樣的看法是否認為人性沒有善惡可言,是一張白紙,等待外在世界來填補?這看法其實過於簡略,只能看到一個面向。

附帶一提,《蝴蝶效應》劇中主角流鼻血的次數和量可以跟我相比,值得記上一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Orph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